月丽小说文学网>网游>新生活 > 第一章被发现
    苏启白又早早来到公司,作为公司的总裁,公司又早已稳定发展。他本可以不必这么早来公司,可是,若是不来公司,他肯定又得抑制不住的幻想。

    苏启白是个bdsmAi好者,他渴望臣服于别人脚下,大抵是作为上位者都有对放弃权力享受完全依赖的渴望。在隐约感受到自己这种异乎常人的"X趣"的时候,苏启白也反抗过,但是最终他还是觉得去认真的了解一下。

    他是孤儿,白手起家,他有着面对挑战的勇气,正是孤儿的身份让他敢只以自身为出发点去考虑这个问题,也许也是正因为年幼的无依无靠让他有了这种渴望。

    他知道公司的很多人背后都叫他面瘫工作狂,但是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属下,面对别人,他没有朋友,只有合作伙伴,他无法压抑自己对于臣服的渴望,只有用工作来转移想法。甚至还有一些人恶毒的说他X功能有障碍,因为他从小到大都没交过nV朋友,甚至在成为数一数二的大公司的总裁之后依然没有,就连nV伴也没有,不是没有倒贴上了上来的。可是苏启白不想找,他不想用别人的恶意强迫自己接受他不喜欢的东西,所以就只能用更冷淡的态度对待下属。

    苏启白了解过bdsm,知道它分为绑缚与调教bondage&discipline,即B/D,支配与臣服dominance&submission,即D/S,施nVe与受nVesadism&masochism,即S/M.他喜欢的是小众中的小众,苏启白真的想找一个主人,可惜他并不能从表面上看出来谁是dom,他也并不能肯定如果找到了dom,那这个人是为了他还是为了他的钱。于是苏启白就这样一直忍着,反而塑造了他禁yu的形象。

    十点的时候,秘书过来敲门,提前他该出发去跟周思容见面了。周思容是另一家公司的总裁,更准确开始是他的竞争对手。两家公司主要经营产品都b不多,实力也不分高下,两家也是敌对状态。但是都是总裁,哪怕装也要装的沉稳,表面上并没有撕破脸,只是良X竞争。所以当周思容亲自给他打电话说请他吃上午茶的时候他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来到约定的地方,苏启白推开门,发现只有周思容自己一个人,听见开门的声音的时候抬头望向他,然后板着脸让跟在苏启白身后的秘书出去。苏白不喜欢他的态度,周思容是个面上永远挂着笑容的人,外界对他的评价也永远都是绅士,但是跟他竞争了这么久,苏启白知道周思容的笑都是假的,他只是懒得维持别的表情,就像他的冷漠,最了解你的永远是你的敌人,苏白觉得这句话真是对。苏启白挥了挥手然后秘书出去,既然只有周思容一个人。那么他一个人也无所谓,关键是不知道他今天要刷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苏启白坐下之后周思容也没有说话,就那么Y森的看着他,"怎么,请问吃饭怎么没有饭啊",苏启白看着空荡荡的桌子说道。

    周思容g了g嘴角,"啪"的一声就往桌子上扔了一打照片,其中一张滑到了苏启白的眼前,苏启白一看是一张自己的在家的lU0照,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子,看了看那一沓照片好像都是lU0照,有吃饭时候的,躺着沙发上的,但是无一例外全是lU0着的。

    苏启白太渴望那种“游戏”了,只好用这种QuAnLU0的羞耻感带给自己一些安慰,不知道这些照片是什么时候被拍下的。“g嘛,想威胁我?发出去也没什么,只是私下里”原生态“了一点”。苏启白这些说着,心里还是有些打鼓,他不知道周思荣为何并没有表现出高兴的样子,毕竟这些照片还是会对公司产生一定的影响。

    周思荣突然换了一副表情,变得似笑非笑的向他走过来,伸出双臂,把他圈在桌子和自己之间。苏启白在他靠近的一瞬间就有些僵了,周思荣很高,有一米九几,身材健硕,以前他总是温文尔雅的样子,从来没有这样具有侵略X,更是没有离他这么近过。苏启白在他身上闻到了一种味道,一种让他颤抖的味道,他觉得如果没有身下的板凳说不定他就倒在周思荣的脚下了。

    苏启白深x1了一口气压抑住这种感觉,刚想开口,就感觉有一GU温热的气息吹在他耳朵上,“是么,那你抖什么”说着还把手放到了他的肩膀上。苏启白的抖完全是因为压抑不住的渴望兴奋还有害怕,可惜他又不能说我颤抖是因为我想让你做我的主人吧。

    周思荣还是保持那样的姿势,就像将苏启白圈在怀中一样,贴纸他的耳根说“我能感受的你的气息,看起来挺禁yu的,但是现在你的眼神里面都是渴望,渴望趴在我脚下吻我的脚吧,别这样看我,我会忍不住把你把你扒光的”然后顺势T1aN了一下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苏启白真的是受不了了,他猛地挣扎开逃离周思荣,靠在墙上,勉强的崩住脸对周思荣说:“无聊“。周思荣转身向他走过来,面上又恢复了那种温和的笑,突然一把m0向下苏启白的下T,“那这是什么?我不过说了两句话,你就y起来了。就这么渴望吗?”

    苏启白真的撑不住了,就顺着墙滑了下去。心中五味杂瓶,不知道是什么感觉,有些害怕好像还有些许兴奋,他的秘密就这么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周思荣搬了个板凳,就坐在苏启白的面前,俯视着靠墙坐在地上的苏启白说:”我就直说,我是个dom,b你这个菜鸟有经验的多,我一直觉得你有sub的气息,这些照片让我肯定了,一般人可没有这么奇怪的癖好。现在我给你个机会,如果想我成为你的主人,那现在就脱光趴下了吻我的鞋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凭什么相信你,更何况你还是我的对手,周思荣你做梦呢?”

    周思荣俯身,让自己的影子完全笼罩在苏启白的身上,”你不想么,看你那个欠C的小眼神,我就知道你有多渴望。过来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,以后你求我我都不会答应了。你不想以后有个人能让你完全信任,完全依赖,管控你、约束你么,我会在你犯错误我的时候惩罚你,会在你做的好的时候奖励你,你可以成为我的所有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