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丽小说文学网>网游>新生活 > 第七章周末前的奖励
    ?苏启白回家的时候周思荣还没有回来,他打开箱拿水喝,发现冰箱补进了很多水果,可能是周思荣最近想吃了吧。苏启白想着。

    周思荣进家门的时候看见饭菜已经摆放在桌子上,他的小奴隶只穿一个围裙,手里端着一盘菜,看见他回来放下放下手中的菜,快步走过来跪坐抬起他的脚帮他拖鞋,然后取下他的衣服放在一边。周思荣看着他忙碌的样子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幅画面,每一幅都是苏启白站在家里,在yAn光的照耀下对他笑的样子,好像他们是做了很久夫妻,每一天都这样度过。

    "自己清理了么",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因为调教的时候要注意奴隶的情绪,所以作为主人要绝对冷静。

    刚想回一句‘嗯’,反应过来赶紧改成,"回主人,清理了"。经过前几次的熟悉,苏启白已经能够自己清理了。

    周思荣先上楼去洗澡,洗澡出来就看见苏启白拿着浴巾等待他。他好像又看见了苏启白的笑,很灿烂,很甜蜜。可是眼前的苏启白并没有笑,一直都没有笑,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,是感受到了苏启白内心的情绪,还是他内心的期盼。

    照常的吃饭,处理工作之后,苏启白被叫到调教室等待。苏启白前两天的时候没有到过这里。这里铺满了米sE的软席,应该很好清理。席子下面大概又铺了什么,跪在上面很软和。屋子四周有一些暗红sE的大柜子,可以看到里面放的鞭子,绳子还有一些情趣玩具,还有一个十字架,以为一些其他的铁架。可以说这些东西都会让人觉得Y森,恐惧。但是整个屋子打的是暖光,再加上地下的米hsE反而让人觉得温暖。苏启白打量了一圈就乖乖的在门口等待着,今天中午刚被主人调教过,苏启白还很自觉。

    周思荣端着一大盆东西走进调教室,他今天吃饭的特意嘱咐苏启白不要多吃,本来调教的时候就不应该吃多吃,再加上今天的内容,应该会让他觉得撑吧,周思荣想着。

    周思荣放下手中的东西坐下,看着跟着爬过的的苏启白,r0u了r0u他的头。苏启白的头发很软和,就像苏启白给他的感觉一样,都让他觉得舒服。

    "今天的调教的内容是k0Uj,我想我不用强调你做的有多差,你应该感到羞愧",周思荣冷声说着。他依然穿着家居服,而不是皮衣皮K,他今天感受到的苏启白的笑让他觉得温暖,他也想让苏启白觉得温暖,所以他连灯光都来的暖的。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正式调教,他希望以温暖的节奏进行。

    苏启白抬头,看着周思荣的眼睛,坚定的说,"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做到最好,主人",苏启白从来都不傻,他能从细微处感受到周思荣对他的好。虽然一开始周思荣说他会很严厉,但是到目前为止,周思荣一直很注意他的情绪,状态,从来没有做过让他做过什么不能承受的事情。

    周思荣拿出一根香蕉,剥下皮让苏启白含在嘴里。香蕉很大,有一小半是露在外面的。"hAnzHU了,包住牙齿,不许在上面留下牙印",周思荣边说边用手抚m0苏启白的身T,轻轻的,所过之处都让苏启白觉得sU痒。

    苏启白本身并不是很重q1NgyU,但是毕竟好多天没有发泄,再加上今天周思荣的刺激,很容易就情动了。然后一个没注意就在香蕉上轻咬了一口,甚至他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牙齿碰触到了香蕉。但是当周思荣拿出来的时候他看到了上面的痕迹。

    "这样光训练是没有意义的,加点惩罚相信你才会进步的快些",又接连废了两根香蕉的时候,周思荣说到。实在是因为q1NgyU太过折磨人,让苏启白根本不能集中JiNg神。

    周思荣去柜子那拿了一根绳子,绳子并不长,纯白sE,看着也很柔软的样子。"这样,你失败一次我们就在你这跟小东西上捆上一圈,希望你快鞋学会,你不希望它废掉吧",周思荣看着苏启白的下T说着,经过刚刚的一番恐吓,明显有些疲软了,但是周思荣相信他可以让它很快就变得JiNg神。

    有了动力,苏启白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牙齿,不过他的下T也被绳子缠了两圈。周思荣看着地下的一大堆香蕉,严肃的看着苏启白,"你要努力了,这还是只是开始,我以为你能做到你刚才说的话"。

    "现在,改成坐姿",很多奴隶在老了之后都会有膝关节的毛病,就是因为长久的跪爬。所以,在周思荣觉得可能会受伤的时侯他都不会让苏启白跪着。他喂了苏启白一些牛N,直到他的嘴巴微微鼓起才停下来,命令他不许咽下去后,又喂给他好几颗草莓,让他用舌头碾碎,但是不许让嘴里的YeT流出。周思荣不喜欢看见口水滴落的样子,但是苏启白嘴角逸出的牛N却让他觉得异常的ymI,忍不住去T1aN弄了几次。

    等苏启白能不再逸出YeT的时候,他的下T已经被缠了好多圈。"还记得白天犯了几次错误么",周思荣看着苏启白想释放却又释放不得的样子问到,"主人,是两次",苏启白不知道周思荣要怎么做,他的脑中满满都是想要释放,但是主人还要训练他,这让他的理智和q1NgyU一直在进行拉锯战。

    "我记得你之前还有一次攒到周末的惩罚,不过我今天心情好,不惩罚你,奖励你"。听到周思荣这样说,苏启白反而更放心不下,他的主人永远有办法让他快乐,同样,有更多的办法让他痛并快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