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丽小说文学网>网游>新生活 > 第十八章惩戒(灌肠、灌膀胱、道具、放置)
    得到主人承诺的苏启白觉得生活美好的有些不真实,周思荣是说以后只有他一个么,哪怕他真的是亲耳听到的,也有些不敢相信。主人就这样的承诺了,他们两个是要过一辈子么,他好想再去问问周思荣,就像恋Ai中的nV生,总想再听一遍男朋友说Ai你一样,苏启白意识不到自己的状态,只觉得心满满的,像是要飞起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苏启白明白,周思荣是不会再说一遍的,说到底他们两个不是情侣,周思荣不会那么纵容他。主奴的关系更适合他们,这种关系让周思荣不会那么毫无理由的,肆意的宠着他。他是个男人,并没有那么需要宠溺,他需要的只是引导,掌控和服从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周思荣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就承诺了,实在是他忍受不了苏启白伤心的样子,他开始觉得自己是个不合格的主人,轻易的被奴隶掌控,但是既然他承诺了,就要做下去。他觉得或许他真的离不开苏启白了,他喜欢看苏启白讨好自己的样子,喜欢看他因为自己颤抖的样子。以前他和别的奴隶分离的时候,不是没有人b苏启白做的更多,为了挽留他。但是周思荣从未放弃过分开的想法,甚至及其讨厌那种拖泥带水的样子。果然啊,他喜欢苏启白这个人吧,不然,怎么换成苏启白他就放不下了呢。

    晚上,周思荣看的苏启白就是这样的,Ai恋,尊敬,臣服,他读懂了苏启白的心。"过来吧,我的小奴隶",周思荣招招手,苏启白就快速的爬过来,像一个奔向主人的小狗。苏启白也确实像一个小狗一样T1aN着周思荣的手掌,这副完全臣服于他的样子,让周思荣非常愉悦,但是,该有的惩罚还没有做。

    他r0u了r0u苏启白的脑袋,柔声说着令苏启白颤抖的话:"既然回来了,那么…去调教室吧,我想只有惩罚能让你记得更深刻"。苏启白顺从的吻了周思荣的脚尖,有惩罚说明主人还要他,他迫不急待的需要惩罚,来洗刷他的罪过,然后主人会再接受他。

    苏启白跪在调教室等待着,他不知道过了多久,或许一会儿,或许好久,这样安静,让他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。周思荣带着一个托盘走进来之后,苏启白就跟在他身后爬行,"趴好,今天我要给你好好清洗",周思荣的声音没有温度,让苏启白内心有些不安,他不知道自己会面临怎样的惩罚,但是他依旧摆好姿势,乖顺的抬起PGU。

    似乎只是简单的灌肠,但是苏启白知道,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。在周思荣开始灌第三袋的时候,苏启白感受到了,此时的量已经超过他平时的容量了。周思荣说过,灌肠是为了清洗,不需要挑战极限,那么现在就是挑战极限么。苏启白咬着牙忍着,周思荣看到了苏启白SiSi握住的手,"手放开,我不希望你握拳或是咬牙",他知道苏启白还能承受,他知道他的奴隶的极限在哪里,只是以前从未给苏启白感受过,所以他有些难以忍受,"这只是开胃菜,今天一定让你饱饱的",周思荣的声音都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这笑意仿佛给了苏启白继续坚持的力量,他希望主人因为他而愉悦。周思荣的控制yu往往会在这时爆发,他要求苏启白完全承受他给予的快感,痛苦,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转移。当人身T某个部位产生疼痛时,多数人都会使自己某个部位产生同样或者更大的疼痛,以转移那种单一的,难耐的感觉。周思荣就是剥夺了苏启白的这种权力,他不允许苏启白握拳,或是咬牙,唯一能做的只有承受。

    周思荣伸出一只手探进x口里,肠壁有些微微撑开,里面满是灌肠Ye,周思荣坏心的g起手指的,引起YeT的流动。"呃,主人,难受",苏启白微微扭了扭T。

    "怎么不开心啊,那试试这个",说着塞进一个防水跳蛋,还用手推进身T伸出,因为又被塞进东西,有些YeT从x口渗出。"给我夹紧了",周思荣使劲拍了一下苏启白的T,结果x口又吐出一些。"主人,我…夹不住,帮帮我",其实苏启白想说的是你这样拍我我怎么忍得住,但是这种话他也就只敢在心里说一说。

    "好吧,这是你求我的",周思荣从旁边拿起一个暖而粗的按摩bAng,上面有很多高低不一的凸起,显然是早就准备好的。"啊,啊,主人",本来就敏感的肠壁感受到这样的刺激,让苏启白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"乖,忍住些,还没有开始呢",周思荣把苏启白翻过,让他仰躺在床上,虽然周思荣移动的很小心,但是苏启白身上仍是出了一身的汗。"呦,都y起来了呢,这么喜欢啊"。苏启白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疼痛,怎么会让自己兴奋呢,"没有,没有"苏启白满脸通红的否认。

    "真的么",周思荣笑起来,周思荣很少笑的这么高兴,让苏启白一下子看呆了。身下的异样让苏启白清醒过来,低头一看,周思荣正在拿一个导尿管往他的尿道cHa,尿道涨涨的,虽然不痛,但是这是尿道调教啊,他从未经历,这种奇怪的感觉和内心的恐惧让苏启白有些挣扎,"别动,你想它以后出问题么",说着用力捏一下手里的ROuBanG。

    "主人,疼",苏启白知道是自己的错,所以只是对周思荣撒娇,再也不敢动了。"一会儿会有些疼,记得千万不要动","嗯!主人",刚答应完,就觉得一阵刺痛,苏启白SiSi的控制住自己。这个疼痛的程度其实还能忍,但是偏生在这种敏感的部位,再加上苏启白此时身T还有那么多灌肠Ye,这一下过去,苏启白就又被汗水覆盖了。

    周思荣知道之后就容易了,导尿管已经cHa到膀胱了,随着导尿管的深入,开始有些淡hsE的YeT流出。刚刚只关注疼痛,此时尿Ye不受控制流出,苏启白突然就不知所措了。"主人,流出来了,不要啊,拔出来好不好,拔出来!"周思荣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继续手中的动作。

    待苏启白膀胱中尿Ye流光之后,周思荣拿起了一袋灌肠Ye。苏启白以为cHa了尿道管就可以了,怎么还要灌膀胱。苏启白想逃,但是周思荣看了他一眼就把他定住了。周思荣知道苏启白没有经受过这个,所以他一直小心翼翼的进行,但是不会行为苏启白的惧怕就停止。

    "如果你能在我灌这袋的时候不说话,咱们就这一袋,如果你说话,那就…"。苏启白不知道忍不忍得住,所以他求周思荣给他带上口枷。带上口枷之后,无论如何是说不话的,周思荣最终还是给他戴上了,他怕苏启白不经意间忍受不住,伤了自己。

    灌肠Ye接到导尿管上,然后缓缓流进去。周思荣做到苏启白身边,让苏启白靠着自己,握住他的双手。在灌肠Ye全部进去之后,周思荣把袋子撤下去,用个小夹子把导尿管夹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