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当g0ngnV乐呵呵的欣赏着的时候,房间又来了一个小太监,只见他愣了一下,问道:「这nV子,是新皇的妃嫔吗?」

    「她是监牢重犯,上官奚。」

    「上官奚不是男子吗,怎麽会长得如此......」那太监话还没说完,只听见外头一声「皇上驾到!」g0ngnV们立刻跪地叩安。

    「这nV子,是谁?」只见洛彻微微征了下,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「回皇上,她是上官奚。」方才那个小g0ngnV微微仰起头,回道。

    「上......官奚?将她送至朕的寝g0ng,待朕册后大典完毕前,皆不可离开。」说完後,他又离开了,虽被帽沿的珠帘挡住视线,仍不难看出眼中的惊讶。

    就这样,御奚还弄不懂发生了什麽事,就被软禁在皇帝寝g0ng,她焦躁的原地踏步,最後和一个新进g0ngnV要了套男装换上,接着,拿着洛彻当初给她的玉佩,闯闯看。

    「要出来的必要有皇帝旨令,否则我也无可奈何。」守在g0ng门前的禁卫军坚决地说。

    御奚拿出怀中的玉佩,问道:「这样,行了吧?」

    「这......是的!请!」说着,便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御奚还沉浸在逃出来的喜悦,便听到洛彻道:「夏公子在做什麽?」

    御奚抬起头,见他挑了挑眉,挠有兴趣的对一旁的g0ngnV道:「上官奚我已让人放走,而这夏公子,真是个人才呢。」

    g0ngnV们呆呆的点了点头,丝毫不明白新皇要说什麽。

    只见洛彻搂住御奚,害得她身子都僵住了,乾笑个几声後,就低着头看地,只听洛彻道:「夏公子,你就随朕去迎娶皇后吧。」

    「在下、在下不敢......」

    洛彻有意无意的拍了拍她的肩,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「皇上,吉时快过了,尹小姐还在等呢!」一个大臣忧心的走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洛彻眯了眯眼,对御奚说道:「你呢,就跟随文武百官,一起参加庆典。」